离开赵府后,宁辞帮姐妹二人雇了辆马车,自己则骑马回去。

  马车上,施妙宜止不住地哭泣。

  来的时候她没哭,现在拉着施静宜的手眼泪却忍不住往下掉。

  施静宜安慰了她一会,仔细询问了她事情的前因后果。

  施妙宜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果然,王氏那死老婆既不想放弃赵家这块肥肉,有舍不得她这棵摇钱树,竟然想到了替嫁这种阴损招数。

  既然王氏想要鱼和熊掌兼得,那她偏要让她尝尝人财两失的滋味。

  王氏见到施静宜既然真把人给带回来了,又惊又怒,挥舞着扫把,像只扑腾着翅膀的大鹅,向两人扑去。

  “你这个扫把星,非要害死我们老施家才肯罢休呀!”

  “大姐,你站远点。”

  施静宜向前一步,笔直地站到王氏面前,一双眼睛深沉似海,一瞬不瞬地盯着王氏。

  王氏瞧见她饿狼的般的眼睛,心中骇然,举着扫把半天没敢动。

  “扫把星?这个家里谁是扫把星还不一定呢!”

  施静宜面不改色地又往前一步,从她手中夺去扫把,扔到了地上,“原本我念着你是家中长辈,过往种种全都跳过不谈,现在想来,竟是我太给你脸了。”

  “王老婆子,从今日起,你就别想过一天安逸日子!你的家,我帮你拆散,你的钱,我帮你败掉,总之,你想要的皆不可得!”

  王氏气坏了,一张脸由红转黑,手指着施静宜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这死丫头怎么跟你祖母说话的?”

  赵氏叉着腰气冲冲地过来帮腔作势。

  施静宜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今日之事,这个搅屎棍恐怕没少出力吧。

  不过没关系,她的安生日子恐怕也到头了。

  “您还是先管好自己的家事吧。”

  施静宜略过神色各异的众人,径直走进施家小院,停在三房住的茅草房前。

  这些年,大房二房住砖瓦房,三房住茅草屋。

  大房二房吃香喝辣,三房吃剩饭喝稀粥。

  这种日子该结束了!

  “静姐儿,你没事吧?”

  郑氏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闺女,有些不敢搭话。

  因为面前的人看起来太陌生了,那种眼神,那种表情,像是完全脱胎换骨了。

  施静宜垂眸看着她。

  面前的女子刚过三十,正是年轻力壮的好时光,却在日常的操劳与欺辱中长出了许多皱纹,皮肤更是又黄又瘦,哪里有当年村花的模样?

  “娘,你还没受够这样的日子吗?”

  每天睁眼便是劳动,日复一日的辛苦,换来无穷无尽的责骂,没有人心疼,也没有人理解。

  郑氏的眼睛一酸,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

  “娘,我们学着爱自己,只有学会了爱自己,别人才会爱我们。”施静宜替她擦掉了眼泪,“离开施家吧,我们一同离开施家,去过属于我们的日子。”

  郑氏看着屋里哭得眼睛都肿了的孩子,再看看窗前无动于衷的相公,她心动了。

  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过这没有尊严与自由的生活!

  可是王氏怎么会放过她?

  还有家里的孩子们,她也舍不得丢掉啊!

  施静宜猜到她心中所想,沉声道:“你只管在家中安心等着,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

  她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分家。

  陈家村有规矩,父母在,不分家。

  这也是施家明明装不下那么多人,还非要挤在一起的原因。

  但是施静宜她不怕,规矩嘛,就是留给后人破掉的。

  分家的入手点就在二房是施宝根身上。

  在外头养女人是吧?

  这次就给你个教训!

  施静宜独自去了趟镇上,摸到了施宝根去过的院子。

  这次院门大开着,院里头一个身量不高的男人正举着斧头劈柴,没过一会堂屋里走出来个抱小孩的妇人。

  那妇人正是施宝根的姘头。

  “孩他爹,快来看看,这孩子又发烧了!”

  男人闻言立刻丢了斧头,凑上前看。

  “你快出去请大夫吧,再不请恐怕要烧坏了脑袋!”

  刘翠急得眼泪快要掉下来了,连忙赶丈夫出去请大夫。

  男人却没有动,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是家里没钱了啊!”

  男人名叫张大勇,是杨花镇上普通的百姓,家中并不富裕,不过一日三餐不成问题,但是自从成亲生了孩子,麻烦就来了。

  这孩子体弱多病,三天两头风寒咳嗽,光是吃药看病就掏空了他的家底。

  眼下他是再拿不出多余的钱请大夫了!

  刘翠见他低着头不说话,便知道他这是又没钱了,眼泪簌簌地往下落,“我嫁给你有什么用,连孩子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你这是要我们娘俩的命啊!”

  张大勇愧疚地挠了挠头,转身往外走,“你等着,我这就出去挣钱。”

  “等你挣钱,我的孩子恐怕就没了!”

  刘翠哭得更厉害了,可男人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施静宜盯着男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她本来想探探这女人的底细,寻个合适的时机将事情抖露出来。

  这个时代的律法很严格,尤其对男女作风问题抓得很严。

  这种男女苟合的勾当,若是报官,是要被抓走吃牢饭的。

  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能在分家的同时让王氏脱层皮,这种一举两得的买卖她会不干?

  张大勇没走多久,刘翠也放下孩子出去了。

  施静宜跟着她走了一段,果然,刘翠去码头找施宝根了。

  刘翠压根就不喜欢施宝根,可是没办法,这男人有钱,有了钱她就可以给宝儿看病了。

  至于家里那个男人,没用的废物一个!整日只会砍柴卖柴,能赚几个钱?

  施宝根见刘翠过来,连将人拉进屋里好好温存了一番。

  温存过后,刘翠提出了拿钱的要求。

  施宝根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没钱了,从家里偷出来的几两银子已经花光,现在就剩下几十文工钱。

  但现在他对刘翠正新鲜,咬咬牙还是把最后的几十文钱掏了出来。

  施静宜看着刘翠走出施宝根的房间,然后回家请了大夫,依稀听到大夫说钱不够,以及刘翠哭求人的声音。

  看来这个刘翠是真的心疼孩子。

  既然如此,她倒是不介意做件好事。

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86dongniu.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门皇后靠种田暴富了,农门皇后靠种田暴富了最新章节,农门皇后靠种田暴富了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